朱啸虎、倪泽望等近20位投资大佬解析:芯片投资难在哪?

作者: 分类: 娱乐 发布时间: 2018-05-08 16:15

blob.png

“现在社会都说投资人是混蛋,都不投芯片企业,使得中国芯片被人卡住脖子,这些议论非常多”。谈到中兴事件和中国的芯片投资,深创投董事长倪泽望语气中透着无奈。

金沙江创投董事总经理朱啸虎对此也深有体会,并透露自己曾经栽过坑,“我们不是不投芯片,之前我们投了好几个都血本无归”。火山石资本管理合伙人章苏阳则感慨“芯片投资的利润相当于卖肥皂”。

2018年4月,美国“重罚中兴”的这记重拳,让我们突然意识到,原来我们在芯片等核心技术上是如此被动。“我国高级芯片90%以上依赖进口。高档芯片是第一大进口产品,其次是原油。后者每年要花掉约2000亿美元。”中央第九巡视组副组长季晓南此前曾透露。

面对如此庞大的市场空白,为什么商业资本始终不看好芯片?芯片投资的难处在哪里?中兴事件这一警钟可以给我们什么启示?下个阶段我们还有哪些机会?回顾中国二十多年的投资历史,为什么我们诞生了无数家估值超百亿美元的模式创新公司,却少见技术创新型的巨量企业?

针对这些问题,这里有近20位投资大佬和创业者的分享和反思。

为什么商业资本不看好芯片?

达晨财智总裁肖冰:大量科技创新企业嗷嗷待哺

中国是后发、追赶型社会。无论是企业或个人,往往都比较短视,恨不得只争朝夕。大家都愿意做立竿见影的事,而不愿做长期积累见效的事。

过去几年,大量的钱投在商业模式创新,但大量科技创新企业嗷嗷待哺,需要钱的时候,机构忽视了对他们的投资。大家希望迅速见效,几个月催肥一个企业,一、两年就上市,但忽视了中国的现状,还有大量科技落后的部分需要弥补。这是需要反思的地方。

嘉御基金创始合伙人兼董事长卫哲:“钱多、速来、人傻”

以前有个笑话,A骗子对B骗子说,赶快到我们这儿来,“人傻、钱多、速来”。我觉得中国风投界正好是这几句话倒过来“钱多、速来、人傻”。钱多到什么程度?2017年,中国VC/PE行业光人民币新募集资金就高达1万亿,美元资金是600-700亿美元。

但这个钱是有年限的,短则7-8年,长则10-12年。所以对速度有要求,钱多了就要速来,投资人想速来,创业者也想速来,这肯定会影响投资。

凯旋创投执行合伙人周志雄:中国投资人缺乏耐心

十年前,中国VC模式抄美国。今天所有涉及到Consumer,涉及到用钱解决问题的,中国都走在前面。美国的发展比中国长几十年,它的整体模式,包括上下游系统已经形成,可以承受相对比较长的发展,投资人的耐心更大。美国的资本市场支持创新技术,有的公司可能连收入都没有就可以上市,但中国是不支持的,这是明显差异。从回报角度来讲,中国完全是靠Consumer起来的,得到了超额回报,投资人自然会往那方面倾斜。

芯片投资难在哪里?

金沙江创投董事总经理朱啸虎:投入和回报不成比例

我们不是不投芯片,之前投了好几个都血本无归,也算是为中国科技创新贡献了一份力量。中国的芯片技术有几个难点:一是公司大部分是单一产品,从长远看,回报会有问题。因为生命周期短,很快就会下降到平均水平。另外,公司前期投入很大,研发人员、流片(像流水线一样通过一系列工艺步骤制造芯片)等需要高成本。但公司往往估值不高,不像腾讯、阿里可以估值四五千亿美元,芯片最成功的可能就是10亿到20亿美元。对VC来说,这种投入和回报不成比例。

凯旋创投执行合伙人周志雄:养人贵、回报低

投资芯片行业,养专业团队要花很多钱,但回报却是所有类别中倒数几位。现在中国市场的机会很大,但挑战更大。

火山石资本管理合伙人章苏阳:资本是逐利的

投芯片的问题在哪?要么成功,要么失败,不像部分模式创新,这条路没走通可以立马改。第二,绝大部分芯片即使投产成功,基本上也就是平均利润。对VC来讲,可能更喜欢投一些能产生更大需求,能快速把钱收回来的项目。

现在,市场上很多的东西都比芯片更容易产生回报和利润率。只要这一现象依然存在,投芯片的依然还是少,这是一个正常商业公司选择的问题,因为资本是逐利的,这是个现实问题,这一点我觉得无可非议。

北极光创投董事总经理杨磊:产业链长,流程复杂

芯片投资的难处在于产业链很长,流程很复杂。光是一次流片的成本可能就高达几百万美元。另外,还有人力成本,有能力的芯片工程师至少需要五年培养,培养费也是百万美金起步。同时,一个团队做一个芯片至少需要18个月。

DaoCloud联合创始人陈齐彦:技术很难转化成生产力

芯片是重资产投入,民营企业或国企投资都要面临巨大的财务风险,也没有人才集聚效应。所以这些事情的投入很多时候需要国家意志。这个过程难的部分在于,大量社会资源沉淀到国家主导的项目中,但最终技术要转化成生产力,则要靠商业,靠原来的体系建设是有困难的。

“中兴事件”的反思

峰瑞资本创始合伙人李丰:芯片问题不仅是经济问题

在中国生产的400亿到500亿美元芯片中,外资占80%左右,超过51%的工厂生产的跟进口的一样,只是在国内生产而已,加起来不到3000亿美元,大概两万亿的产值。芯片行业一块钱代表四块钱产业链的价值,即8万亿到10万亿左右的产业链价值。

中国生产的带有芯片的消费电子产品,90%的芯片是进口。高通2016年利润是57亿美元,其中60%是中国贡献。把所有的国家数据加起来意味着,在这个经济周期里,五到十年,我们有十万亿产业链价值和接近1.5亿人的就业岗位,和这条产业链上下游环节相关。在这个周期里,如果中国不解决这个问题,不光是经济问题,可能还有社会稳定问题。

晨兴资本董事总经理刘芹:应积极关注底层科技创新

怎样看芯片和底层科技创新?我认为要回到商业本质,积极关注底层科技创新。

以前,中国是以市场换技术,错过了上世纪70年代芯片大发展、90年代PC大发展。2000年,仅仅赶上了互联网模式创新的窗口。但今天中国有机会用市场创造技术,是因为Timing对了。我们人才和资本有机会在同一起跑线,依托中国强大的市场规模创造原创技术。当下,中国投资机会逐步进入深水区。展望未来20年,挑战很大,但机会依然让我们充满信心。

创东方董事长肖水龙:投资技术创新要沉下心

我觉得确实到了创投界要更关注技术创新的时候。因为核心创新才有生命力和竞争力。模式创新这波过去了,但还有更大的技术创新,包括生物、AI,还有芯片行业等。投资还是要沉下心来,LP不理解,但我们要坚守,只有这样才能赚得更多。

前美国富达投资中国总裁杨晓冬:要建立自己的生态

我认为最近的中兴事件只是贸易摩擦的开始。从现在开始,中兴事件会一个接一个。我们要建立自己的生态,希望国家在税收、知识产权等方面能提供(成长的)土壤,同时把钱通过VC给到创业者,而不是大学教授,由VC去发现想改变世界的人。

首先,现在这么多人都在做芯片,有点___的感觉。第二,VC真的不要把这些有理想和想改变世界的人变成所谓的资本家。第三,我目前对投资土壤不太看好,因为大家一窝蜂去干这件事情。

1  2  下一页>